時而戶外,時而嬉皮 (Pai, Thailand)

DSC_3031
拜縣(Pai)的午後陣雨很準時地在我吞下最後一口打拋豬肉飯、準備品嘗甜點時報到。雨絲混融著羅勒和青草的香氣,瞬間降了好幾度暑氣。這是我在拜縣最喜歡的時刻之一,除了水氣帶來的舒爽,我更愛欣賞那些不撐傘卻一派自在的行人。有些人會用不慌張的步伐頑皮地去踩水窪,有些人會甩動腦袋,讓雨滴從雷鬼辮中飛濺出來。拜縣到處都是流浪藝術家,對這些嬉皮而言,陣雨是盛夏最美的饗宴。 Continue reading

山那麼遠,那麼近

接觸登山運動邁入第七個年頭,攤開我的百岳記憶,發現自己曾在海拔三千公尺的高山上落淚過兩回。一次是在陡下斷崖崩壁時遇上惡劣的天氣,雨中濕滑腳下驚險,我累到眼角閃淚,暗自決定「我再也不爬山了。」另一次哭,則是在等待一場山頂日出時。那天寒風颯颯、雲層厚重,原以為應該看不到曙光,沒想到圓潤的日頭超乎預期地跳在雲端上,把高山草原照得光影熠熠,整片都是浮誇的橘紅色。我看著看著眼眶就熱了,因為覺得台灣太美。

Continue reading

外景主持人的一天

「這份工作一天到晚都在玩,也太爽了吧~」
「好好喔,都可以免費吃美食、住高檔飯店。」
「當主持人很好耶,只要出一張嘴就好了。」

身為一位旅遊節目主持人,以上三句話,是我最常聽到的評論。大部份時候,我會開朗回應:「對啊!主持外景可以接觸很多與眾不同的人事物!」但偶爾,我也會在心裡無奈苦笑。三百六十行,心酸各不同,主持旅遊節目雖然是一份人人稱羨的工作,但背後的血、汗、淚卻也沒少過,(上山下海真的常常會受傷流血,不是誇飾法!)那些旅行和冒險經驗,確實美好如玫瑰,但要摘取這份美好充實,也得先咬牙忍住被刺痛的艱辛才行。 Continue reading

[泊] 金門 山后古厝聲聲慢

DSC_0846.JPG  

「咿呀,嘎嘎嘎嘎嘎嘎嘎嘎……」早晨不過六時許,古厝民宿「留在金門忘了飛‧羽居」的老舊木門已被推開,陳年的聲音蔓延開來,即便木窗緊閉,它還是突破了紅磚牆的毛細孔,鑽進我房間我耳裡。我其實已經醒著,只是貪戀老屋在晨間散發出的沈穩芳香,所以捨不得離開棉被。這下,除了氣味,聲音也參一腳,饒富趣味,讓人更有了賴在床上慢慢品味的藉口。「咿呀」,是三合院最外面的那道矮柵門;「嘎嘎嘎嘎嘎嘎嘎嘎……」第二道進入天井的門似乎有點磨地板,不然就是轉軸該上油了;正廳的門比較高,也厚重,關起來時會「篤篤」,很穩重的頓一頓 ; 接著民宿主人阿民哥或是文萱窸窣窸窣走過簷廊,走得很慢,感覺得出躡手躡腳,準是怕吵醒我。我想起小時候偶爾去外婆家住,矮平房裡也差不多是這樣的聲音氣息,當這些聲音啓動時我都醒著,但都賴著。賴著等外婆來床前叫醒我、替我更衣。

Continue reading

女生真好?

「當女生真好!」

常有人這麼對我說,在我分享一些旅行際遇之後。花蓮冰菓店老闆多送了杯紅茶、班達亞齊的青年送上溫暖的小紙條、瓦拉納西街上遇到的老爹請喝柳橙汁、租借的摩托車沒油了,峴港路邊居民就冒出來幫忙推車加油⋯很多美好的旅程插曲,當然都讓我覺得自己無比幸運,單身女子在外旅行,確實受到不少額外的幫助和關切,我經常受寵若驚。

但是,說真的,作為一個旅人,女生並沒有比較好。

Continue reading